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从马路上的一个普通细节,看中美两国的区别

时间:09-15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98

从马路上的一个普通细节,看中美两国的区别

今天的题目,确切地说,应该是「中国与世界的区别」,美国只是其中重要的对照参数。但这个题目的灵感来自和美国朋友的聊天,所以,扯上美国,也说得通。我经常说,自驾走了四十个国家,去了美国的47个州,三年口罩,我被困在国内,如今回头看,也算是因祸得福,以前急着往外跑,这三年才静下心来看看国内的变化。我才逐渐意识到,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社会组织模式正浮出水面,如果没有国外旅行的经历做参照,你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场巨变的发生。一言以蔽之,中国与世界最大的不同在于,武装到牙齿的组织能力。很多事情,在中国人看来,稀松平常,但在外国人看来,是不可思议,有时候,甚至感到害怕,且听我慢慢道来。我开车去过的外国城市,远超过中国的城市,原因很简单,国外,尤其是美国,公共交通很差,开车是唯一的选择。而国内,高铁、地铁四通八达,开车反而拥堵。在我眼里,中外马路最大的区别在于——行道树。宁波前河北路宁波市区有一条非常不起眼的道路,叫「前河北路」,可能很多宁波人都没有听说过。草皮整齐,大树参天,夏天行人可以躲开烈日烧灼。樟树容易滋生病虫害,每年入冬后,园林工人都要给樟树刷上一层石灰浆,以防病虫侵袭。最有意思的是,每一棵树下面,都种了草本的「葱莲」,每到夏季,白色的花瓣,黄色的花蕊,非常漂亮。原则上,就是不能出现一寸裸土。这不是个例,而是整个宁波的普遍现象,我没有见过任何其他国家,在城市绿化方面,像中国这样投入,我们已经到了一种精雕细琢的地步。我小时候,经常听一个神话,叫新加坡,后来去了新加坡,才发现,人家也没有把细节抠到这种程度。可能很多人不相信,宁波随便一个街心公园,养护管理水平,都超过纽约的中央公园,美剧里高大上的中央公园,实际上,草地坑坑洼洼,到处积水,垃圾乱飘。美国白宫前的大草坪,远看也很高大上,走近一看,几乎和菜地一样,2019年,我特意拍了一个白宫草皮视频,发到朋友圈,很多人都不相信,这就是传说中的白宫草坪。在纽约,除了中央公园曼哈顿,几乎所有的道路,都没有行道树。可能有人说了,那是纽约规划早,寸土寸金,没有预留树坑。其实,规划整齐的美国首都华盛顿,连接国会大厦和华盛顿纪念碑的独立大道,绿化也很一般,这可是整个美国最核心的区域。从空中俯瞰华盛顿,的确绿意盎然,但走近细看,管理养护,非常粗糙。美国的绿化,基本自生自灭,无人管理。但美国命好,自然条件优越,地大人少,工业不多,整体的环境依然不错。华盛顿市区道路这就是比较典型的华盛顿街道,整体绿化还不错,但缺乏管理和规划,有大树,也有小树,树底下,杂草丛生,树木夭折后,也没人管,树坑长期闲置。而华盛顿DC的富人区,比如McLean,又是另外一番景象,一座座大house隐藏在森林里,家家户户的草坪像地毯一样平整,但那些都是私人出钱维护的。洛杉矶道路如果还是觉得不够说明问题,那么我们去西部的新城镇看看,那里也不见得有行道树,大家有条件的话,可以打开Google街景,随机去一个洛杉矶市内道路,基本上都是稀稀拉拉种几棵树,没啥规划,更没有后期管理,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,大量树坑闲置。也许有人觉得,是不是只有美国这样,按照我几万公里的自驾体验,欧洲的情况和美国差不多,甚至在日本,行道树也不是道路标配。日本国道一号,既没有行道树,也没有中央隔离带看到这里,也许有人会说,那是因为西方国家的整体绿化率高,不需要注重行道树,的确,我原来也是这样想的,但仔细研究过数据后,才发现,事实未必如此。世界森林覆盖率,有代表性的国家如下:日本64%、韩国61%、挪威60%、瑞典54%、巴西56%、加拿大44%、德国30%、美国30%、法国29%、中国24% 、埃及0%。看上去中国的覆盖率并不高,其实这背后的原因是,没有考虑到中国地貌的复杂性,在西部,我们有大面积的沙漠荒漠、高原、草原,还有一些省份,比如河南、河北、江苏等,耕地面积大,总之,所有不适合树木生长的国土面积,粗略估计超过50%。如果在类似地貌的情况下比较,中国的森林覆盖率早就是世界级水平。很多人以为日本人多地狭,其实日本不小,面积37.8万平方公里,甚至比德国还大,人口密度小于中国东南部各省,即便如此,日本「世界第一」的森林覆盖率也就是64%而已,相比之下,中国人口密度更高的省份,同样多山地貌,福建(66.8%)的覆盖率,已经超过日本,江西(61.5%)、浙江(59.43%)、广西(60.17%)几乎可以与日本看齐,广东(53.52%)、海南(57.36%),也超过多数发达国家。换句话说,在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中国的森林覆盖率,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平。以前,中国人都喜欢说高铁、5G,领先发达国家,其实,那些都属于硬件,只要钱到位,相对容易。难的是环境治理,投入大、见效慢,需要几十年的长远规划。没想到,我们居然也做到了。如今我看到自家附近,蓝天白云下,大树遮天蔽日,甚至有一种不真实感,也就是短短几年之前,家家户户还在囤积空气净化器,如今,早就被大家抛在脑后。就在二十几年前,我清晰记得,几乎所有的河流都是污染的,山上的树也不多,经常听说有人盗伐。如今再回老家看看,山头已经被森林覆盖,经常传出野猪伤人的新闻。也就短短二十几年,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。杭州高架花卉最近,我又发现中国马路的新技能,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。而这种新技能背后,也是隐藏着不同寻常的「神秘能力」。因为在国内城市开车机会少,我对于国内公路的印象,依然停留在至少十年之前。举例来说,我曾经认为,全世界只有上海和宁波的高架上,种植花卉,原本冷冰冰的丑陋水泥森林,因为有了鲜花的点缀,就变得柔美了。每当鲜花盛开的时候,在高架上开车,感觉就是一种享受。前段时间,我开车去杭州,才发现,原来杭州也是这样,高架上种满了月季。后来到网上一查,输入城市名字+高架+花海,可以查到南方的很多城市,比如,成都、武汉、南京、南昌、深圳等南方城市,高架都种花。尤其是广州、深圳,因为靠近热带,光热充足,高架上的花卉繁盛。可能有人说,你也太小题大做了,高架上种花,有这么夸张吗?大家都知道植树容易,养花难,尤其是盆栽的花卉,更难。因为土壤层浅,光定期浇水,就很不容易。我敢说,放眼全世界,可能就中国能做到。要实现高架花海,其实必须具备2个核心能力。工业能力可能有人会好奇,为啥高架种花也要扯到工业能力。没错,花花草草看起来属于农林业,但本质上却是工业。我们有一个北方邻居蒙古国,地大、人少、牛羊多。上次口罩初期,蒙古国总统亲自赶了3000只羊,送给湖北。让很多网友感动,纷纷表示,礼轻情意重!对此,我却看到了外蒙孱弱的工业,大家可曾听说过,蒙古国的畜牧业产品?比如奶粉、包装奶、肉制品、羊毛产品?都没有!因为本质上说,农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,那就是工业,而且还是高科技工业!蒙古最缺的就是工业能力。为什么新西兰既没有矿业,也没有工业,却那么富裕?因为新西兰的农牧业都是高附加值产品,背后是整个西方工业的支持。比如说,新西兰的奇异果,发源于中国,但经过新西兰的培育,就能比中国的猕猴桃卖更好的价格,因为,新西兰奇异果的背后,是一个漫长而高级的产业链,包含育种、种植、筛选、包装、运输、营销、品牌……中国也有很多好吃的猕猴桃,但是,我们还不能培育出一个像Zespri(佳沛)这样的品牌,在世界上,知道猕猴桃出自中国的人,寥寥无几,但几乎所有城市中产都知道,新西兰的Zespri(佳沛)是最好的猕猴桃。同样是依靠农牧业立国,蒙古国一年的GDP为150亿美元,人均才4000美元。而新西兰的人均GDP为48000美元,是蒙古国的12倍。我国内蒙古的一家企业,伊利集团,2022年的营收就高达1100亿(160亿美元),超过整个外蒙的GDP。高架上的花海,背后也是一个工业化运作过程,仅宁波一个城市,需要种花的高架,就长达50多公里。背后是一套完整的培育、物流、施工、养护一条龙产业,普通的发展中国家,根本办不到。只有具备了工业化能力,才能用最低的成本,最高的效率,达到最好的效果,否则任何城市花卉美化项目,都是不可持续的。以杭州为例,高架种植月季已经有14年,每年如此惊艳的月季,究竟是如何养护的?是否会有很高的成本?其实,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,根据杭州路桥集团苗圃提供的信息,种月季不但不烧钱,反而还省钱。如果是种植时令花卉,花季少,花期短,一年要换六七次。而月季花,只要养护到位,每个月都能开花,且年年生长。如今,经过机械化、规模化升级,杭州月季花一平方米养护定额仅为10元。组织能力那么问题来了,像欧美发达国家,不但有钱,还有工业能力,为什么欧美日不但高架上没有花,连马路两旁的行道树都很少呢?但凡在国外自驾过的朋友,应该都知道,在中国之外,几乎不存在公路绿化的硬性指标。欧美国家有没有林荫大道?当然有,法国有香榭丽舍大道(说实话,与宁波的行道树比起来,养护水平很一般),美国也有很多漂亮的林荫大道。在欧美的私人小区,或者重点地带,绿化搞得非常漂亮。不但城市道路没有硬性绿化标准,高速公路也没有行道树,甚至没有隔离带。至于原因,就是因为缺乏足够的「组织能力」。从技术角度看,中国城市的管理水平,已经是世界一流。这种水平和中国人均一万多美元的GDP,很不相称。换句话说,就是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能力,超过了发达国家的管理水平。这种管理水平背后,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组织能力。在我看来,中国误打误撞,一方面继承了计划经济的组织能力,另一方面,又结合了市场经济的高效和创新。我喜欢研究一些日常生活中,司空见惯的事情。前几天,我早起,在宁波鄞州高教园区骑自行车,总里程大约10公里,沿途的道路,最少有2排行道树,多的,有6排,4排也很常见。保守估计,平均每段路至少3排行道树,每5米一棵,10公里,至少6000棵树。据我观察,只有4棵树出现问题:其中,1棵树已经坏死,树叶凋谢。2棵树已经被移走,留下树坑,等待补种。还有1棵树是刚刚补种的,树干上还绑着稻草绳,树枝上还挂着点滴。用专业的话讲,这叫“输液促活技术”。我也算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,走了四十个国家,只有在中国见过这种做法。我记得二十几年前,中国的行道树成活率很低,相关单位,只种不养。当时经济不发达,游手好闲的人多,很多人手痒,就喜欢破坏公物。而最近一二十年,中国各地的行道树养护水平,有突破性飞跃。我们司空见惯的道路绿化,背后有一个非常高效的机构管理,一旦出现树木坏死,不仅要更换补种,还要悉心养护,保证树木的成活率。宁波学府路鄞州区的学府路,是一条非常不起眼的道路,2排行道树,目测每隔不到5米就有一棵树,养护得很好,车流很少,只有双车道,路不宽,树很高,在行道树的夹击之下,学府路几乎已经形成一个树洞。夏天的时候,相比附近开阔大马路,学府路的体感温度要低3~5℃。这是宁波鄞州区的一条道路,四车道,路的每边,各有3排行道树,一共6排。都是樟树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在宁波市区,这样的道路绿化有多少?我没有统计,也查不到数据,但根据我在宁波二十来年的生活经验,4排以上行道树的道路,大概占30%~40%吧,2排行道树是标配,到了夏天,道路两边总能形成两堵绿墙!有兴趣的话,大家可以查“百度的全景地图”。江苏太仓「太平南路」有一年,我去了一趟江苏太仓,在当地的「太平南路」,随手拍下一张照片。貌似平淡无奇,其实有很多细节值得看,路边的绿化带,不但有乔木,有灌木,还有草本花卉。各种植物,高低错落,灌木修得非常平整。我特意去看了百度地图的实景,就在这同一个地方,草本花卉,根据季节的不同,定期更换。不变的是,灌木修得非常平整。在江浙一带,这种绿化标准,非常普遍,以至于很多人熟视无睹。我查了一下太仓的数据资料,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太仓是一个典型的江苏小城市,人口大约51万,知名度不算高,但经济发达,2020年GDP高达1386亿元,人均GDP 高达27万,折合4.2万美元,超过台湾省、韩国、日本。这么富裕的地方,城市管理如此精致,也不足为奇。上海西郊这是上海郊区的一条公路,路两旁是稻田和果园。当时,我开车从宁波去南通,穿过上海西郊,第一次意识到,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居然还有大片的农田。广州越秀老城区这是广州越秀老城区的一条道路。当时,我去附近的点都德叹早茶,两边大树参天,夏天的时候,走在树下,感觉凉爽不少。老城区虽然比较狭窄,路边停满汽车,但烟火气撩人,生活方便。海南椰林大道这是海南西部的一条不知名道路,种了一共4排椰子树。去过海南的人不少,但去过海南西部乐东黎族自治县的人,应该不多。海南乐东县和江苏太仓市的人口规模差不多,太仓为51万,乐东是48万。但经济规模相差巨大,乐东县的GDP只有151亿,相当于太仓的11%。当地的行道树虽然没有苏南地区那么精致整齐,但,主要道路两侧都有行道树。我在海南环岛自驾一圈,海南的公路建设水平很高,高速公路四通八达。除了高速公路,海南的省道、乡村道路几乎都是崭新的,看得出来,都是最近几年的建设成果,中央的“转移支付”对欠发达地区的投入非常大。2023年初,我又去了一趟海南岛,这次的行程,主要集中在东部的琼海,无论高速公路,省道、县道,还是城市街道,公路两边都有行道树,很多地方已经形成一个树洞。相比江浙沪,树木的养护没那么精致,但海南光热充足,树好养,只要不人为破坏,都能独木成林。关于全国各地行道树的例子,我就先说到这里。总而言之,根据我的经验,行道树是全中国主要道路的标配。你很难在中国的城市里找到一条光秃秃,没有绿化的马路。这些场景,在很多人看起来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!但是就在这普通的背后,却是很不普通的组织能力。这是一种举国上下,从城市到乡村,步调一致,不打折扣的组织能力!放眼全世界,大概也就中国具备。在本文开头,我说,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一个美国朋友,他长期生活在中国,对比自己在美国的经历,往往能看到一些,我们熟视无睹的事情。比如说,他认为,相比中国的组织能力,其他国家几乎都可以用「散装」来形容。最明显的例子,就是中国城市的管理能力。美国上一个对手苏联,也具备可怕的组织能力,但苏联不具备中国的工业实力,也缺乏创新能力。冷战时代,美国根本不担心苏联的渗透,因为当时苏联的经济在西方面前不值一提。而如今的美国年轻人,刷着TikTok,玩着中国的手游,用着大疆无人机,从temu和shein买中国货,几乎就在眨眼之间,中国从一个廉价商品的供应国,成为全方位渗透美国社会的巨无霸……xxxx的幽灵在美利坚上空游荡。在这位中国通的眼里,美国那些政客似乎都没有看到中国的本质,在他认为,东方大国的组织能力,才是最可怕的。现代战争比拼的是后勤,需要一种工业产能的爆发力,也就是一种极致的组织能力。他说,美国既没有工业产能,更没有爆发力。美国的政客,却不知好歹地激怒中国,用他的原话说,就是,We are creating what we fear.(我们正在创造我们害怕的东西)。其实,这个问题美国少数智库也看到了,比如Elbridge Colby,他就是美国有代表性的鹰派。前段时间,他发了一则推文:美国海军在造船方面跟不上PLA,他们的造船厂有更多的容量,一个造船厂的容量比我们所有造船厂的总和还要多,这是个真正的威胁。Twitter老板马斯克,在下面跟帖:具有重大战略意义。但美国少数专家也仅仅是看到问题本身,要把美国的组织能力提高到中国的水平,难如登天。我的美国朋友语重心长地说,如果中国把这种组织能力,用在改善环境,提高人民生活水平,那么就是全世界的福气。(言外之意就是,如果用这种组织能力去生产武器,对西方来说,就是一场灾难。)他认为,中国最好的选择就是,不要跟美国一般见识,以目前中国的能力,只要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,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,有能力成为中国的敌人。不知不觉,写了七千多字,现在回头看,还有一种不真实感。是我夸张了?还是中国的环境质量,真的已经逐渐追上发达国家的水平了?本公众号的粉丝,来自全世界各地,欢迎你们留言,我一定全部放出来,供大家评判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